酒祭

假装自己很厉害

发一下儿童作画让大家多一点快乐源泉(撕)

摸鱼鱼
补英语去了我死

是最近的D后面的是凤矣跟无偿稿

红苹果(kdk向)

*我又来开坑了

*文笔渣,人物ooc

*剧情烂

*糖?




大雪覆盖了东京,鹅毛般的雪花漂浮在空气中。

  街上的人无一不是裹着大围巾穿着大毛衣的。

  于是在这种季节,spade毫无疑问的——发烧了。


Dark eye发愁地看着久久没有往下降的温度计,又抬眸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头疼了

  是spade大人的恋人

  (爱酱单方面认为,其实告白都没告白,更别说恋人了。)

 


  presidentD不会照顾人,他的生活起居全是由仆人来解决的,因为平时过得很好所以也很少生病,现在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他咨询了A,他不懂。

  最直接了当地查了网站。


  量温度计

  已经碎了好几根

  全是他的杰作

 

  敷冰袋

  找冰块找了好久

  回来时已经融化了

等等之类的好事。


  Dark eye揪着他,非常郑重地对他说。

  “你还是陪床吧。”

  “……”他不是故意的


  坐在椅子上端详起king的脸。

  去掉了眼影的面容,因为发烧而染上红晕的脸颊,还有那蒙着汽水雾一样朦胧的眼睛。

  眼睛?

  presidentD恍回神才猛的移开视线。

  spade醒了。

  “dump?”

  他应该没有看见我刚才在盯着他看吧,presidentD如此想着。

  “你……渴吗?”

  spade有点茫然地点了点头。


 


  温水入喉,spade才感到自己的嗓子好了点,虽然还是有点哑。

  “难受吗”presidentD问道。

  “难受。”spade应声。

  president一手扶着他的额头,一手提着温度计,37°,嗯,降下来了。

  鬼使神差的,像是安慰搬,吻了king的额头了一下。

  反应过来了,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dump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

  presidentD的脸红成了黄昏时候的火烧云。


  深夜

  Dark eye早早回去了,她并不想打扰他们两独处,当然是在知道spade大人的烧退了下来才走人的。

  放着发着高烧spade大人给那个人照顾,结局可想而知。


  窗外的雪下的更多了,温度也随之降低,身在室内的presidentD却感觉不到寒冷。

  大抵是因为有暖气吧

  揉了揉涨红的脸,自我催眠着

  看着presidentD脸红的样子,spade的嘴角不住地上挑。

  dump真可爱


  “你要回去吗?”

  “我留下来陪你,你烧还没完全降下去。”

  “那我们一起睡吧?”

  ?

  1,2,3

  空气静默了一会儿,presidentD僵硬地看着他,脸也是肉眼可查地爆红了起来。



“怎么样,dump。”

  “…我还是坐在椅子上吧。”

  虽然想,但还是拒绝了。

  真不实诚,spade如此想。

 


  倦意袭盖全身,没过几分钟,presidentD就听到均匀的呼吸声。

  虽然屋里有暖气,但是presidentD还是感到了冷,为什么呢,因为Dark eye早早把暖气关了。

  头上敷着冰袋在感受着暖气,怎么想都不行吧。

  再三犹豫之下,presidentD还是爬上了床。


  spade侧着床睡,发丝垂到了枕头上。

  presidentD用手指碰了自己的嘴唇,又拾起那根手机去触碰spade的唇。

  做完着一系列事之后,罪恶感涌上自己的心头,卑微和苦涩伴在一起,煮成一杯又苦又甜的咖啡。

  真难受。

 


 


 

 


 

 


 


 

 


 


 


 


 



 

 


 

 

 

 

 


 


 


 

 

 


 


 


 


 

 

 


这个线稿起的我好开心
细化看天看缘分看天气
今天天气不好

笼鸟(KDK)

  spade发现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他听不到外界发出的一切声音

  这种感觉真糟糕


   他看过医生,医生说他没有什么大问题,修养几天就好了。

 

  他开始变得暴躁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任何

  包括“那个人”的声音

 

  为什么要一脸担心地看着我!!

  别这样看着我

  我听不见了

  我听不见你的声音

  好痛苦

  好痛苦

  好痛苦

  你在说什么

  拜托,让我听见你在说什么


  我开始讨厌一切能发声的物体

  船上的电视

  以前很喜欢的八音盒

  时不时发出叮叮当当声音的铃铛


  “我听不到我听不到我听不到,我为什么听不到,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神明来救我?

  不对

  我的神明救不了我

  这是上帝的惩罚


  世界好安静

 

 







奇怪的脑洞


云端(dkd向)

水没过他的头顶,窒息感在攻陷他的意志。痛觉,味觉,视觉,一切都变得模糊。

一切都在下坠

时间在下坠

世界在下坠

谁在下坠……?

我在下坠

  presidentD在他昏过去的最后一刻想起的确实那张

  他不知该如何对待的脸,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啊……

大梦初醒

惊起的一身冷汗让presidentD止不住地皱眉,梦境的他像是在深海里不停下坠,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深渊。  已是凌晨2点多,可他却没有再入睡的心情。

手中轻轻拿着那张字写的歪歪扭扭却被保存地很新的预告函。

怨恨和后悔在心中酿成苦酒,嫉妒已经逐渐发酵,傲慢和不善最后换来的离别。

  真恶心

  他如此想道。

 

 

  

   “小八,你手上的是什么?”joker望着阿八手上的那张薄薄的纸片问道。

  “啊这个……好像是答谜卡?”阿八疑惑地看向joker,不确定地回答他这个问题。

  “啊?答谜卡?丢了吧反正没什么用。”joker挑了挑眉,又转身玩起了游戏机。

  “怎么这样……”阿八看着手上薄薄的纸片怔然道。

  算了不管了。

  随手被压在书底下的纸上写着短短几行字。

 

  苹果开始腐烂,

  苹果树枯死

  大海退潮

  大海涨潮

  嘘

  时间倒退了

  “这是什么。”spade看着这不知为何会出现在他飞船上的不明纸片。

  “  苹果开始腐烂,  苹果树枯死  大海退潮,大海涨潮,  嘘,时间倒退了?”

  莫名其妙的句子。

  “spade大人,时间倒退了……会不会是指‘回忆’。”dark eve指着最后一行的字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苹果,大海,又是指什么?”spade用手敲了敲桌子,眉头紧锁着。

  “会不会与要抓捕我们的恶魔之牙有关。”dark eve有点担忧得看向spade。

  spade眉头不见半分松散,他觉得自己是真的那个人是谁的,可他现在就是想不起来。

  “有可能,你能查到恶魔之牙内部吗?”

 

   “我试试吧……。”

  毕竟偶像出身也是有很多便利的地方。

 

  是的呢

  “啧……”



 

  

 


(是中篇文吧,更不更……随缘???或者看接下来有没有脑洞,我可能会囤一点存稿。)

另外时间线是在joker跟spade在Mr.金有轮船事件之后的时间,后面的剧情线会在原作的基础上改……?大概?

另外可能是d攻有可能是k攻,看……看心情再定吧。

然后可能是j喜欢k,d也喜欢k,我喜欢修罗场(bushi)

然后k当然只喜欢一个啦。

毕竟然后a喜欢d,d把a纯属当朋友看待。(今天也要发朋友卡呢)

还没写queen的戏份,我有罪。

queen的话是百合

可能跟rose有可能跟爱酱

我有罪我有罪我有罪

 

 

 

LOVE

  spade有了喜欢的人

  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女孩子

  presidentD一点也不嫉妒

  一点也不

 

 

  就算不是那个女孩子,king也不会喜欢我的,他如此想道。对啊,这不是很正常吗。



   婚礼当天他毒死了新娘。

  为什么这么做呢

  他看着满手的鲜血问道

  这不是理所应当吗?

  理所应当

  对啊,理所应当呢。

 

  握着少年的手,贪恋地嗅着少年的味道,不过,为何你紧闭着眼呢?

  呐,睁开眼看看我吧。

  “我最爱的king。”

  “你是疯子。”